前兩天,上網查了一個台灣笛子演奏家的名字:白台生老師,很感動的,竟然還有人記得這位演奏家,我還有他的演奏錄音帶,只是不知道有沒有發霉。


  學生時期,學習笛子的時候,我跟白台生老師無緣,但是跟白老師有一點小小淵源,大學時期,我學習笛子的學長,就是白老師的弟子,當時白老師已經過世。這個學長的要求,非常的嚴格,不知道是不是承襲了白老師的教學態度,嚴格到我常常面對學長時,心生恐懼,幾乎不敢上課,每到上課時間,嚇得發抖,非常的沮喪,因為學長的要求我真的做不到,那個學長要求沒有太特別的,就是練氣,練長音,氣要長,要飽滿,要控氣平穩,這樣笛子的音色才會飽滿平穩,音準才會準,我怎麼練,氣就是練不長,不管我每天跑五千公尺及游泳來增加肺活量,每天練至少一個小時的長音,整整一個學期沒有中斷過,沒練其他,就練長音,很可惜,不管怎麼練,就是做不到學長的要求,我記得學長在學期末上最後一堂課時,跟我說,下學期不再教我了,決定不再收我這個沒天份的弟子,心中真是一陣的惆悵與落寞,彷彿這輩子沒機會學笛子了,不能說我喜歡這樣的教學方式,不過,心中依然對白老師有一份說不來的感覺,我不是正式拜師的弟子,但有一種很近又很遠的感覺,很親又很陌生。

 

  或許是天公疼憨人,也或許是上個學期打下的底子,換了個師父,笛子的學習之路得以繼續,直到大四的畢業演奏會,在台上,完成此生的唯一獨奏曲,當音符結束的那一瞬間,我知道,此生的學習笛子之路,隨著演奏會落幕就真的結束了。我努力了四年,我很清楚我的天份到哪裡,再怎麼練,也突破不了了,這是人生中,非常無奈的事,或許,白老師在天上偷笑,但我被笑的很心甘情願,因為努力過也嘗試過,我享受聽笛子的聲音,我的心,隨著悠悠笛音四處飄盪,思緒,隨著音符,四處遊走在時空中。

 

  不管我是不是個好的演奏者,但,至少是個好的聽眾,隨時不吝嗇的給予演奏者最熱烈的掌聲,因為我知道,要站在台上表演,需要下多少的工夫,那段路有多長有多苦,我完全的明白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oldcat3kimo 的頭像
oldcat3kimo

行到水窮處 坐看雲起時

oldcat3kim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